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essica的博客

感谢大家来到我的博客,在这里我将诉说我的故事,怀念逝去的母亲

 
 
 

日志

 
 

08年7月15日 夜  

2008-11-02 20:32: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尊敬的各位朋友:
       你们好!我写这的这个事情并不想抨击政治,也不想损坏政府形象,只不过因为它是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也是让我痛彻心扉的。同时想告诉大家,在贪官和不合理的法律面前,各人是显的多么的渺小和无力,一些相关部门人员顶着法律的招牌做尽违法的事,但却没有人能奈何他们,中国的宪法和规章却不能保护一个普通的公民应该享有的权利,普通公民的权利被肆意践踏和摧残却得不到伸张。上访无门,所谓调查行同虚设,当公民需要争取合理的权益时,那些执政部门人员却又拿起了法律规章的盾牌,将百姓挡在门外,充分维护他们自己的权利。
好了,先来介绍一下我吧。我,出生在中国上海,出生在一个提倡以人为本,公民享有生存权,知情权,居住权,表达权的和谐社会里,但就是这样一个和谐社会,使我痛失母亲,痛失了一个家。
       那是在2002年,我响应上海市府号召,我所居住的地段参加了市府绿化工程,实施了动迁。当时我所居住的房屋是和小姨同户,房屋属于公房性质(公房——其中住户包括租赁人,户主和同住人,其产权属于国家,所有住户享有居住权,是在中国早年解放后出现的一种房屋居住形式,其房屋来源为国家自建或者没收资本家房屋而来),当时在拆迁补偿问题,我和小姨发生了分歧,小姨由于已经结婚并搬出了该地,由于其户口还在,所以希望得到现金补偿,而我,当时就读在大学中,希望能得到住房补偿。要知道,在上海这块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一套落脚的房子是多么的可贵。由于和小姨无法达成默契,我就去找了当时负责拆迁我们地段的“上海华商房产发展公司”(属于上海新世界集团公司)谈了我的情况,记得是一位叫“姚建荣”的同志接待了我,非常热情,彬彬有理,并约定,在签署拆迁协议时和拆房时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我,并且会帮我协调好诸事,对于我这个未踏入社会刚加入共产党的在校生来说,他代表了政府,于是,我放心的回到了学校。但没几天,当我再次踏上儿时熟悉的路,回到伴我度过童年的“家”时,残垣断壁使我惊呆了,这是我的家吗?我不相信我的眼睛,这里已成废墟。于是,我又找到了拆迁组理论,可这时的他们已经对我不于理睬,口气和态度急转直下,而我的母亲也多次找当时华商房产的总经理“王建惠”,但此人都是避而不见,上访到建委,房产局,都毫无结果,最后,动迁指挥部里的“马根弟”女士说:“房子也拆了,协议我们也和你小姨签定好了,她全权代表了你,你现在可以拿到一张补偿支票,当然,你这张支票不拿也不要紧,我们也可以不给你。”我真是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明明说好第一时间通知我,为什么我连协议都没见过就把房子都拆了呢?于是我向拆迁小组讨要签定好的协议,但他们说都存了档,无法调阅,叫我问我小姨拿。明知我和小姨发生了住房纠纷,还叫我问小姨拿协议书,这怎么可能呢!就这样,我开始了我长达6年的上访之路。每每得到的回答却是你拿了支票,事情就结束了。或者是动迁组没有过错等等。而每当提及拆迁协议,得到的回答也是协议存档无法调阅,你可以找你小姨拿,我们不负责提供等。就在2008年4月,我给上海市副市长杨雄写了封信,在2008年7月15日晚,我终于得到了回音,黄浦区信访办的人员发了条手机短信,短信内容是:当时拆迁协议书上有我本人的签名和印章,表明我当时是同意安置补偿和同意拆房的。天啊,我连协议都没见过,哪里会有我的签名印章啊,于是我把此事告诉了母亲,母亲得知协议上有伪造我的签名印章,震惊和悲愤无法言表,突然血压升高,可怜的母亲,从发病到送院不治身故,前后还不到两小时,就这么突然的离开了我,离开了这个世界。在母亲神智还算清醒时说道:以前小时候听大人说,共产党解放上海时,大冬天都睡在马路上,也不踏入民宅半步,绝不扰民,决不欺民,现在这是怎么了,怎么这样啊。母亲就这样过早的走了,就这样被一班冠冕加身但卑鄙下流的龌龊之徒给害死了。母亲还不满60岁。但这班罪人却继续拿着纳税人的血汗舒享生活,杀人不见血的功夫在他们身上得到了印证,借刀杀人的本事在他们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知情权,表达权,居住权,生存权,这是一个人基本享有的权利,也是中国共产党一贯提倡和维护的,但是,就在这样一个前提下,这些受政府委派的工作人员竟然置国法党纪与廉耻不要,对一个弱小的百姓做出这么肮脏的事情,凭借一张假造签名印章的协议,便把我赶出了出生,成长的家。这不仅剥夺了我的知情权,还剥夺了我的居住权,更侵犯了我的个人权益,是谁给了动迁组这种损害百姓利益的特权,要不是给副市长的一封上访信,至今我还被蒙在鼓里。这件事居然是发生在建国将近60年,改革开放30年的国际大都市,上海。真是令人齿寒。而他们的所作所为居然在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可以追究。更突显了官民“和谐”的氛围。法律在他们身上体现了什么?党纪在他们身上体现了什么?就在我写这些事的前几天,我从中国的媒体上看到,原上海房地产局副局长殷国元引3671万元受贿,还有812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的消息,4千多万,这就是当权者的特权,手下动一动,钱包鼓一鼓,百姓的血汗,国家的财产就这样被变进了自己的腰包。在中国的某省一个吃国家救济的贫困乡,其乡长儿子结婚,光酒席就花费高达16万元,这就是特权。
在政府文件中,出现了伪造当事人签名的事情,那这些所谓的拿着纳税人钱的人们又有什么样的权力和背景呢?为什么他们胆敢如此的胡作非为,但即便是这样,作为一个被侵权的人,却得不到任何的补偿和维护,我也得不到任何的法律帮助,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堂而皇之得剥夺我的住房权,知情权,伪造我的签名而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这就是中国的法律.而我就在他们这样堂而皇之的剥夺之下,自大学毕业便无处安身,只得租房以求庇护之所.而他们却以先拆后补偿的形式,以低廉的价格(离上海市中心人民广场仅10分钟路程的房子以3000*80%=2400元/平方米约为27美元/平方英尺)强买我的房子,众所周知中国的房价绝对值之高,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给予的补偿款我能买什么呢,据一些同情我得内部人员告知,当时给予我的房屋补偿款远不止这些,但是当我去调阅我的房屋补偿资料的时候他们的上级主管部门给我来个一推二干净,三个字不知道,我想问的是市政动迁属于国家采购内容,国家拨出来的款项是多少,相关部门都不备案不存档的,里面都是一笔糊涂账么,国家的监督部门在其中又在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是不知情,是同样被欺瞒,还是与之合谋,不得而知。俗话说:公道自在人心,难道就只能这样的在人心,而不能堂堂正正的摆在大家面前吗?在理不在法,在情在理不在法,难道还要这样的维持下去吗?这些打着政府旗号,贪污敛财的恶棍被一层层光辉的外衣包裹着,堂而惶之的矗立在百姓的头上,肆意胡为,国家都在做什么?变成了他们压榨盘剥的机器,变成了产恶纳污的工具,可悲!!而百姓,夹杂其中,可怜!!
       我所要求的,并不是有奢侈的生活,如山的钱财,只求有一安身之所,只求能够拿回一点属于自己的尊严和权利,但这样的社会能给予吗?我曾经相信我的国家和政府,但现在,茫然,一片茫然!我所要求的,正是被他们所夺走的,包括母亲的命!我想为自己和母亲讨回公道,但是国家却没有相应的法律能够为我伸张正义,而在中国国内,“反腐倡廉”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但某些从上到下的“锁链”又能让“反腐倡廉”这四个简单的字发挥到什么地步呢?我之所以把这些事告诉中国以外的朋友们,就是因为在中国国内,不管是政府部门也好,媒体也好,甚至包括网络载体,都无法传达这样的事情,一纸创建和谐社会的口号,和谐了多少不法之事,和谐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和谐了多少无耻的勾当,和谐了多少披着官服的狼。
  评论这张
 
阅读(52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