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essica的博客

感谢大家来到我的博客,在这里我将诉说我的故事,怀念逝去的母亲

 
 
 

日志

 
 

1103在黄浦区信访办  

2009-11-04 14:27:19|  分类: 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我收到了一个黄浦区政府工作人员的电话,说让我去区信访办谈一下,我满怀希望得去了,按约定的时间我到了区信访办后,他们正在开会,等了大概1刻钟后,我见到了主持会议的区信访办主任李,及旁听会议的科长张,还有曾经电话要求我拿出签名系伪造证据,又拒不提供鉴定材料,并称什么都不知道的殷,更为不可思议的是,一个妈妈数次寻找都被称不在,我几次寻找,都称找不到的人,华商房产的王建惠经理居然也出现在了现场(在上访历程中,我连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一度我还以为他可能叫王建伟,是个男的)。

会议开始前,他们要求我在一份会议到场记录上签名,于是懵懂的我就签了自己的名字(后面才知道大有深意)。我坐下来静静等待会议开始,一开始会议主持李主任向我介绍了在场人员,当介绍到那位从未谋面的王经理的时候,我的悲愤从心底升起,我极力控制住自己,但是泪水还是涌了出来,妈妈就是因为她以及她手下的卑劣行径离开了我的身边,离开了这个世道,我不自禁得怒视着她,她有意无意得躲避着我的眼光,伸手遮住了自己的额头,相信她面对这种小场面已经可以泰然处之了,李主任介绍了会议的议程,共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要我先提出信访诉求,第二部分为然后李主任要求我提出我的诉求,我说我还能有什么要求呢,我现在是等着政府给我一个处理办法,于是便按照他们安排好的与会议程开始了在会议中他们又拿出了数份有我签名的所谓证据,其上的笔迹跟我的相仿,我说我早已承认了我曾经写过委托书给我的妈妈和爸爸,请他们代为领取动迁支票作为证据,这个已经在前面的博客做过介绍了,不想这后面竟然成为了我认可一份从未见过的协议的依据,(不认可干嘛领钱),我说相关单位称我为空挂,如我不拿取证据,怎么证明我在拆迁中有权益,他们难道是不了解下属们的操作行为吗?他们又称,我妈妈的妹妹已经承认,签名为她所签,好吧,就算是那样,就算她当时为了那低得可怜的2400元/平方米的安置款,不惜伪造签名,没有动迁组的帮助和隐瞒,她能冒名顶替吗?这到底想显示动迁组都是木头人,还是想转移矛盾重点呢?你们一切都能做到,任何不合理都可以用真真假假的证据去掩藏过去。我这才明白过来,这并不是在给我解决问题,并不是在为我和妈妈申冤调查,而是彻头彻尾的一场阴谋,一场定罪会议。当我问到我所做的一切有什么错的时候,又称我是在举国欢庆的时候做了极不和谐的行为!哈哈,又是和谐,难道伪造签名和骗拆公民住房就是和谐且文明的行为吗?整场会议中,每每当我要开口表达我的意见的时候,他们就一个轮一个的打断我的话语,让我听完他们的话再表达意见,直到一个多小时的会议结束,我觉得我只是在本能中发出一丝一丝反抗的声音了,心里的惧意与敬意油然而生,他们毕竟是见过世面,闯过风浪的,拿捏我可谓手到擒来,这一个多小时里,我甚至无法像样的回应,也只有在事后才能从这样的狂轰乱炸中缓过一点神来了。他们这一堆默契的老朋友,就像围坐在篝火边嬉戏谈笑一样,就把我这一草民轻松的搓圆捏扁了。而我对任何不合理点的提问都会被冠以“这个别人怎么想,我们怎么知道,有很多人就是这样的”等等话语!会议结束了,当我离开信访办,我还无法从这样的狂风骤雨中缓过神来,走了好长一段路,突然想起要拿到他们手里那些所谓的证据,于是我折返回到了区信访办,向李主持提出讨要资料的要求,他告诉我,他们手里还有各种资料证据,但是有些不能给我,也不能给我看,我彻底糊涂了,关于我房子的资料为什么我一样都没见过,他们还有多少没有拿出来或者还没有诞生的资料或证据啊,我突然觉得背负的无比沉重,他们为了证据化,合理化这件事情都做了多少我与妈妈不知道的事情啊,怪不得他们可以理直气壮了,也许执着的追求道理在这里就是一个错,也许我等草民本来就没有资格去要求公平与真相!

                                                                                

当他们要求我再查看会议内容并确认的时候,我赫然发现原来我的到场签名就在会议记录的背面,我幡然醒悟,今天的一切,不过又是他们设置的一个圈套,我立即在签名的后面写上了“我不能完全认可会议记录的内容”,当我写了这么一句话后,李主持生气了,称我看到了他们认真的做了会议记录,为什么不可以完全确认,想必我写的这句话,后果真的很严重,不过我想,要解决这个严重的行为也很简单,或许用点修改液什么的一复印就没有了,这个会议是一个“定罪型”的会议,我对李主持说从会议开始,每次我想讲话的时候,你们就会抬手示意让我等你们说完,我的意图什么时候表达过。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调查取证,和我本人协谈,他们做了一份歪曲我意思的会议记录,居然还堂而皇之的让我在会议开始前就签上了名字,这就是真是的“调查取证”!现实啊,不寒而栗。

  评论这张
 
阅读(3087)| 评论(1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