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essica的博客

感谢大家来到我的博客,在这里我将诉说我的故事,怀念逝去的母亲

 
 
 

日志

 
 

在这11月30日强拆现场,录象被强制删除  

2009-12-03 15:26:33|  分类: 各地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得知上海的一位拆迁户,因被强拆绝望而自焚,全身烧伤达45%以上,现具体情况不明,打听之下,偶然得到一户住在王家码头路(靠近浦西南浦大桥)的将被强拆居民的联系方式,于是一位热心公益的朋友司马,于强拆当天,带着摄象机前往拍摄采访(其实主要是怕发生意外事件,特别是象自焚那种事情).
       我到的时候比司马稍晚了会,只见那里约有20人围观(后得知,基本为动迁公司工作人员),另有警察10数人,还有警车,包括特警的车辆(特警出动,被拆迁的看来已经是属于恐怖分子级了),3到4辆.我正联系朋友,却见他被两个特警,一左一右,夹押了出来,押上警车带走了,于是我想向拆迁现场围观的人打听情况,却见原来围观的群众基本都带值勤袖章,问当中一人什么事情,回答是拆迁,我想许是街道或里弄的,我拿出照相机想拍几张.
       有些带袖章的中年妇女围上来质问,问我什么单位来的,还警告我不能乱拍,要拍要亮出证(记者证)来,我反问她们是什么单位的,什么街道什么警署,一妇女对我亮了下那个红色的袖章,上书"值堇"(折着的只能看见半边,应该是值勤),并称我无权利问她是什么单位的,值个"堇"就来依法对我检查身份批评教育了.
       我想起小时候在学校里读书,安排到我打扫卫生,就会让我挂个这种红袖章,似乎上面也是这两字,我小时候咋就没想到原来这个袖章可以代表那么大的权利,我是比较呆,没有意识到鸡毛和令箭常常是同一物品!!
后她们换了几个人还是围住我,态度有所改善,说这里"依法"执行强拆,后看到她们中有人戴着工作牌,上写着董家渡13A地块,齐力动拆迁公司,我指着工作牌说,你们是动迁公司的人啊,这时露出了身份的齐力公司"执法"人员又对我说,住户冲他们公司打伤他们的人,经我总结他们的意思是住户很凶残,强拆很活该.前天看到一个信息,成都拆迁户自焚案,朋友说成都方面正在组织一批新的材料,“他们(拆迁户夫妇等)是坏人”,一政府官员私下称:“你们不晓得他们有多坏”。最近看到了对自焚者的定性已经出来,暴力抗"法",而自焚者已经因伤势过重于11月29日抢救无效死亡,"很坏的"人因对"美好"的世界绝望自杀而亡了,活着的,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我,默哀.
       跑题了,我继续说,拆除可能没遇到什么阻挠,不一会房子就强拆完毕,围观带袖章的动迁组执法同志们瞬间收队上车,撤离干净.旁边还剩下一两个可能是住附近的居民,估计是同情被拆户的,告诉我应该躲到边上的楼上进行拍摄,看来动迁执法人员的工作和"执法"方式已经为很多居民熟悉,而且不太得民心,可惜当时,满地的工作人员,现场群众实在难找,我也去晚,对地形不熟悉,所以没能拍到什么.
       后我找到司马被关的派出所,小东门派出所,在所内,我看到了惊魂未定的司马,他的衣服扣子被扯掉,手表被拉断,还好拼命抱住了摄象机,因此摄像机没被打坏,警察同志称,他们警察按照政府的政策强拆执法,而司马妨碍了执法,(法是什么?想到了前几天在网路上流行的一句"你跟政府对抗,那肯定触犯了法律"估计就是按这个思路判断的)司马辩解,他作为局外人,当时并无人宣称执法,并直指姓名为"杨光林"(音)的警察,带着5,6个警察,上来就抢摄象机,当中司马大声表示要收起摄象机,杨光林还是抓住摄象机不放,还扯下了目镜罩部分,还以摄象机为拔河对象,相持了几分钟,且司马在他们实施强拆时,除了双手护住摄象机,无任何对抗警察的行为,就这样还被杨光林他们扯烂衣服扯掉手表,弄得狼狈不堪.事后,在派出所里一直比较平静的司马,就是要求杨出来说清楚问题,虽然此同志最终也没再出现过,但是司马提到警察杨光林同志时的愤怒态度,我基本可以有个小小的概念,这位杨同志在数位警察同志的帮助下,对一个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司马(两手抱摄象机呢),下手多么稳准狠.
       在派出所里,警察们软硬兼施,半哄半令司马将录象带交出,然后就要删除录象,直至所有录象被完全擦掉,无辜的司马才被允许离开派出所,我只觉得可笑,即然光明正大的"依法"执行,怕别人录象干吗呢!不是正好可以宏扬一下,警察同志维护"法律"尊严时的英武不凡吗?那么警察部门在这种时候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呢!是秩序的维护者,还是无良动迁公司的帮凶呢?
       其间一位有些年纪的警察来执行删除录象的任务,他对司马说,好好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不要出来这样,没意思的.司马和我心下都明白,这位警察也是好意.但司马很坚定,现在的外面的状况不好,但是进步,需要人去推进,所以要从力所能及的做起.司马事后对我说,如果人人都这样自己管自己,哪天不幸的事情落到自己头上,有谁会来管你呢.
事后在与被强拆人家的交流中得知,在这个地块拆迁中,每次那个邪恶的警察"杨光林"都会出现,据传,他在动拆迁中拿了不少钱,(理解,要不他干吗做些惩善扬恶的事呢?对一个只是做公益的局外人司马都那么勇猛)我觉得不能让他穿着警服搞动迁,他应该变动工作,到动迁公司去,这类不忠于本职工作,专门搞副业的不合适继续留在警察队伍,继续放任他还会对普通老百姓起到误导作用,以为穿警服的会在拆迁中帮着动迁组欺压百姓,而且就是警察队伍里没有及时清理这类人,才使得现在警察的形象不只不是正面的,连0都不是,而是负面的(派出所里一位人挺好的警察说,他平时都不穿警服,要不在外面发生纠纷,都会指责当警察的不好)就是杨警察这种人带累了警察形象,还会带坏其他警察,让一个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住户还称曾被动迁组的人殴打,并做了验伤,但是因为缺乏经验,没有在受伤时去做司法鉴定(前面动迁组在恐吓我不起作用,并曝露身份后,对我声称他们被住户打,以我被围住时的态势看,我不相信他们,真伪请眼睛雪亮的群众分辨),在强拆发生前,动迁组想分化他们家庭内部,使他们内讧,但是他们够团结;动迁组连哄带骗,逼迫他们签定协议直到深夜,但是他们坚持住了,没有签.女主人甚至在强拆之时辞去了工作,拆迁后他们家的一些东西被丢到据说从南汇周浦下去后还要坐半小时车的一套房子里(也就是强拆安置房),这叫他们长期生活在市中心的人如何适应,女主人对我说,强拆前两天她天天心慌的不行,睡不了觉,吃不下饭,可以说拆迁使他们全家生活在恐惧和惊怖中.套一句俗话,"经过这么一次,少活好几年!!"这种损失谁来补偿,这就是我们的动拆迁,无怪会有人一气无助而自焚.还未被拆迁与即将被拆迁的同学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题外话,每次拆迁政府拨下多少拆迁款项,都无数目可查,信息没有公开,给多少拆迁补偿,给多少房子,都是动迁组说了算,被拆迁户都是两眼一摸黑,据传,政府对被迫迁徙的拆迁户们并不那么小气,那么拆迁补偿的钱都到哪里去了呢?
      引用韩寒的一个比方"这就好比你是公司的部门经理,你要买一个市场价是1000的打印机,于是你给了你的一个员工1000元整,结果你的员工花了300块钱就把这个打印机给强行买来了,还给你开了一张1000的发票,又给了你400,他自己拿走300。"这种部门经理确实很讨总经理的喜欢,不过老百姓却不同于打印机销售商,被强买强卖的也不是区区一个打印机,而是他们的家,那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请总经理们想想吧,那坑下来的700元烫手不烫手.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